收藏本站( Ctrl+D )
魔腾小说 古代言情 凰谋之妖后九千岁
凰谋之妖后九千岁

凰谋之妖后九千岁

作者: 南城有耳
  • 子类: 穿越时空
  • 字数: 40.90万字
  • 状态: 完本
  • 更新: 2019-07-10

【两句话简介】这是一个21世纪的传奇女政客,意外穿越古代,从无名太监到权倾朝野的故事。这也是一个“草包”皇上与奸诈小人携手灭世,最后相爱的故事!【角色版简介】正史云:她祸乱朝纲,谄媚君王,淫乱后宫,屠害忠良,倾覆朝堂,实乃天下第一奸佞小人也!朗钰说:愧不敢当!她是21世纪的传奇政客,为人“奸诈”“狡猾”,专擅权谋,谁知一朝穿越,阴错阳差竟作了太监,还是个毫不起眼的女太监!为了翻身,她斗恶奴,诱妖后,岂料动作太大,入了帝王之眼。至此,平步青云,扶摇直上!不过…………………有人嘲她难成气候,只因靠山皇帝是个无权“草包”。她笑而不语,心道眼瞎!有人骂她得瑟,说她再如何也只是个太监!她笑问:被太后倒贴过吗?当过群臣的“亲爸爸”吗?皇上给你暖过床吗?没有?拖出去斩了!【小剧场一】某日,季连墨正在寝殿的榻上惬意地翻看着书,一个太监突然风风火火闯入。某太监:“皇上,可可不得了了!前朝又闹起来了!”季连墨十分淡定:“嗯?”某太监异常亢奋:“钰…钰公公怒打了光禄寺的汤大人,眼下那汤大人正以死相挟呢!”季连墨非常淡定:“哦。”沉默片刻,季连墨又皱了皱眉头:“可有受伤?”某太监眼睛一亮,手舞足蹈:“听前面伺候的人说,脸肿得都没眼看了,怕是他老娘前来也认不出了!”季连墨冷哼一声:“朕问的是钰公公!”某太监再次石化,有点委屈:“皇上被打的,被打的可是汤大人!”季连墨看向他,眼神极其认真且严肃:“朕认识他吗?朕应该认识他吗?”某太监:“......”季连墨突然将书合上:“摆架去建章殿。”眼看季连墨要翻身下榻,某太监立时惊起,前来阻拦:“皇…皇上…”季连墨甚是莫名......某太监却笑得十分暧昧:“钰公公…钰公公晨时走时交代过…说…说不让皇上下榻。”季连墨身子一滞,连忙把将要落地的脚收回了榻上。坐定半晌,才幽幽开口:“那你叫她回来,就说…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某太监突见季连墨眼中旖旎大现,登时一个冷颤,连忙退出殿外!【小剧场二】又又是某日朗钰正在牢中翘着二郎腿静坐,却发现不知何时季连墨已然抱着被褥坐在了牢中。朗钰端坐,正色:“回去!此地污浊阴寒,不是为君者该来的地方。”季连墨摇头:“你我本是同林鸟,大难面前岂能各自飞?这牢狱之灾是你所设之局,朕阻不了,但这牢房,朕可与你同住。”朗钰皱眉:“明天御史台的人又要骂了。”季连墨精明一笑:“你是奸佞,我是昏君,绝配!来,给朕宽衣!”【简介无能详情请观全文】【无虐、爽文、sc、扮猪吃老虎、男强女强】

凰谋之妖后九千岁最新章节

凰谋之妖后九千岁全部章节 >>

《凰谋之妖后九千岁》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作者相关小说 更多 >>  
锦绣皇途
锦绣皇途
分类:古代言情
她是掌握帝王生死的空镜司指挥使。他是身陷他国为棋为质的天之骄子。她雷厉风行,杀伐果断。他温文尔雅,却暗藏杀机。一朝相遇他窥破她的秘密,给她使绊,威胁她“入伙”。虽然她有张良计,可他次次都有过墙梯。于是,吃干,抹尽,顺便以这江山为娉。腹黑妖孽大暖男vs高冷傲娇美少女一句话简介:这是一个女扮男装高冷美少女在遇见一个腹黑妖孽大暖男后,被勾搭入伙一起图谋江山,暗害别人的故事-----额这个好像叫狼狈为奸。【搞笑小剧场】“单指挥使可要做我的人?”某男以匕首相挟,问某女。“无感。”某女留下一个烟雾弹绝尘而去。“单指挥使可要做我的人?”某男再次眯着小狐狸眼,问某女。“没趣。”某女直接无视。“单指挥使可要做我的人?”某男直接壁咚某女。“滚蛋。”某女准备一脚把他踹开。“单指挥使是个娘们儿。”某男侧着头意欲大喊。“你过来,我保证不打死你。”某女咬牙说道。于是某男愉快的投入某女的怀抱了。权谋宫斗男强女强1v1求围观·········
凰谋之妖后九千岁
凰谋之妖后九千岁
分类:古代言情
【两句话简介】   这是一个21世纪的传奇女政客,意外穿越古代,从无名太监到权倾朝野的故事。   这也是一个“草包”皇上与奸诈小人携手灭世,最后相爱的故事!   【角色版简介】   正史云:她祸乱朝纲,谄媚君王,淫乱后宫,屠害忠良,倾覆朝堂,实乃天下第一奸佞小人也!   朗钰说:愧不敢当!   她是21世纪的传奇政客,为人“奸诈”“狡猾”,专擅权谋,谁知一朝穿越,阴错阳差竟作了太监,还是个毫不起眼的女太监!   为了翻身,她斗恶奴,诱妖后,岂料动作太大,入了帝王之眼。   至此,平步青云,扶摇直上!   不过…………………   有人嘲她难成气候,只因靠山皇帝是个无权“草包”。   她笑而不语,心道眼瞎!   有人骂她得瑟,说她再如何也只是个太监!   她笑问:被太后倒贴过吗?   当过群臣的“亲爸爸”吗?   皇上给你暖过床吗?   没有?   拖出去斩了!   【小剧场一】   某日,季连墨正在寝殿的榻上惬意地翻看着书,一个太监突然风风火火闯入。   某太监:“皇上,可可不得了了!前朝又闹起来了!”   季连墨十分淡定:“嗯?”   某太监异常亢奋:“钰…钰公公怒打了光禄寺的汤大人,眼下那汤大人正以死相挟呢!”   季连墨非常淡定:“哦。”   沉默片刻,季连墨又皱了皱眉头:“可有受伤?”   某太监眼睛一亮,手舞足蹈:“听前面伺候的人说,脸肿得都没眼看了,怕是他老娘前来也认不出了!”   季连墨冷哼一声:“朕问的是钰公公!”   某太监再次石化,有点委屈:“皇上被打的,被打的可是汤大人!”   季连墨看向他,眼神极其认真且严肃:“朕认识他吗?朕应该认识他吗?”   某太监:“......”   季连墨突然将书合上:“摆架去建章殿。”   眼看季连墨要翻身下榻,某太监立时惊起,前来阻拦:“皇…皇上…”   季连墨甚是莫名......   某太监却笑得十分暧昧:“钰公公…钰公公晨时走时交代过…说…说不让皇上下榻。”   季连墨身子一滞,连忙把将要落地的脚收回了榻上。   坐定半晌,才幽幽开口:“那你叫她回来,就说…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某太监突见季连墨眼中旖旎大现,登时一个冷颤,连忙退出殿外!   【小剧场二】   又又是某日   朗钰正在牢中翘着二郎腿静坐,却发现不知何时季连墨已然抱着被褥坐在了牢中。   朗钰端坐,正色:“回去!此地污浊阴寒,不是为君者该来的地方。”   季连墨摇头:“你我本是同林鸟,大难面前岂能各自飞?这牢狱之灾是你所设之局,朕阻不了,但这牢房,朕可与你同住。”   朗钰皱眉:“明天御史台的人又要骂了。”   季连墨精明一笑:“你是奸佞,我是昏君,绝配!来,给朕宽衣!”   【简介无能详情请观全文】   【无虐、爽文、sc、扮猪吃老虎、男强女强】

其他书友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