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魔腾小说> 历史> 晋末雄图> 第两百一十四章 岂当儿戏
魔腾小说>晋末雄图
默认背景
18号文字
默认字体  夜间模式 ( 需配合背景色「夜间」使用 )回车键返回章节列表,左右方向键翻页
点击屏幕中间,显示菜单
上一章
下一章
章节列表

第两百一十四章 岂当儿戏

GG

三日后,高岳率六千精锐,抵达新兴城西门处。县令万宏得报,慌忙来迎,将高岳请进城中。见主帅亲自来援,新兴城上下一片欢腾,声势大振。万宏心中也是安定,晓得无论如何,眼下新兴城应该是没有什么风险了。

高岳下得马来,甲胄不卸,边大步流星往里走,边沉声问道:“杨坚头何在?”

万宏摇摇头,在高岳身侧趋步道:“请主公随我来,一看便知。”

虽然杨坚头目前已正式收至麾下,但高岳一则晓得杨坚头是个什么桀骜难驯的脾性,二来也有些许担心杨坚头是否十足忠诚可靠。当下见万宏欲言又止的那副模样,故而心中更有疑虑。究竟在搞什么名堂!他面色转冷,哼了一声,也不再问,随着万宏便急急往东城处赶去。

方才上得城楼,便隐约听见城下有异响。高岳两步便奔至墙垛边,抬眼朝下一望,却见城门外空旷之处,有两人正在激烈步战,还时不时大声呼喝。一人紧紧束着贴身短打布衫,左手刀右手矛,略略辨认,便看清了乃是陈安;另一手持双刀之人,竟然裸着上身,正是杨坚头!

伴着上下兵卒们时不时响起的助阵呼喊,陈安大刀劈砍长矛攒刺,攻势凌厉;杨坚头左跳右纵如灵巧猿精,手中双刀寒芒翻飞,快若闪电,丝毫不落下风。双方兵刃频繁的击在一处,叮叮当当的相交之声不绝于耳,两人斗得难解难分,愈发搏命起来。

高岳呆看片刻,转过头来无声地望着万宏。

万宏苦笑一声,道:“好教主公得知。这位二王子,实在是个杀星!自从几日前,陈安突然来犯我新兴,还没说得半句话,二王子便单人匹马的冲出城去,与陈安大战了二百余合,不分胜负,其猛烈之程度,让人直惊掉下巴。孰料接下来几天,他日日出城搦战,那陈安似乎也颇为上瘾单打独斗的勾当,于是他两个从马上打到马下,从马下又斗到马上,不分白天黑夜天天都是这样。力乏了便各自回转,歇不到半刻钟,又去重复厮杀,把敌我两军的兵士,统皆瞧得发呆。你看,几天来,二人杀得性起,非要拿下对方才罢休,二王子索性脱了衣甲好似亡命之徒,陈安连城都不攻了!”

高岳微皱着眉道:“虽说敌人暂时没有攻城,但杨坚头既是氐王之子,更是我军大将。这样单身一人出城,面对敌人成千上万的军队,还如此不分轻重的恃勇独斗,万一有个什么闪失,如何是好?你作为城主,为何不拦阻于他!”

“我,我哪里能够拦得住他!”

万宏急的面红耳赤,不由兀自跺脚:“道理我也和他说过,利害轻重我也苦口婆心的给他摆明,实在劝不动时,我还叫他好歹也带些兵士同去以防万一,但他根本听不进去,反而嫌我十足啰嗦,又说无论如何就是他自己一人,带了帮手反而叫人笑话。甚且还说我是迂腐慎微的读书人,胆子小。我从大局着想,没有与他做意气之争,但主公你看,这二王子如何能够以常理劝之呢。”

高岳愕然无语。半晌神色复杂的diǎndiǎn头,对万宏表示理解和宽慰。随即转首对左右沉声道:鸣钲,让他回来!”

钲,乃是古代一众乐器,用铜制成,颜色似金,所以鸣钲便就是常说的鸣金。作战之时,闻鼓而进闻金收兵,这是放之四海皆有效的铁打军纪。须臾,新兴城上金声大作,但敲击了好一会,杨坚头仍然与陈安战做一处,丝毫没有回来的意思。

“没有用的,主公。”

万宏心道,不让你自己亲身试试,还倒以为我夸大其词呢,“属下也曾多次鸣金,那敲击的兵卒,连手都敲酸了,二王子就是不回,奈何?”

高岳登时不悦起来。严明的军纪、绝对的服从,这对于他来讲,是行军打仗甚至为人处世之时,所有核心问题中的核心。不论任何理由,作为一名合格的战士,都不能不从号令,为所欲为。

“打起我的将旗,鸣号角!”

随着高岳一声断喝,新兴城上,一面镶着红边的硕大玄黑主将旗帜被迎风抖开,左右挥舞起来,旗上白丝织就的、斗大的“高”字,隔老远都能望得一清二楚。与此同时,苍劲雄浑的号角声瞬间响彻在城头上空,其音越来越高亢,摄人心魄。

被这陡然而来的巨大号角声所扰,杨坚头及陈安,终于停下了手,跳出圈外。陈安忙抬眼观瞧,不禁微微变色,直愣愣盯着那城头的将旗,若有所思锁起了眉头。

杨坚头大多时间基本上都耗在城外,并不知道高岳亲临。几日下来,他与陈安,真正是斗得酣畅淋漓,大呼痛快,有一回甚至几乎力竭,但却仍然趋之若鹜,战意浓烈。所谓棋逢对手,杨坚头恃勇心傲,难得遇见这么个势均力敌的对手,于公于私,他都暗下决心,无论如何也要战而胜之,哪怕就是赌一口气,也决不能中途收手。

金声大作,他充耳未闻。但将旗招摇外加号角迭起,却无法再无动于衷。本来依他本意,还是不愿回城,但又暗忖鸣金也就罢了,象征着主帅亲至的号角声,那万宏绝没有胆子敢擅自用来,而且那主将之旗,万宏又从哪里能搞到。难道是高岳真的来了?不行还是先回去一趟瞧瞧再说吧。

杨坚头瞪着陈安,哼了声道:“也罢!就再让你多喘几口气,待老子回去喝碗水,再出来砍你狗头!”

陈安的心思,却已经不知不觉的,不在杨坚头身上了。他睨了眼杨坚头,很不耐烦的将手摆摆,继而一言不发,扭头便快步往自家阵营走去,那边手下校尉石荣,早已牵得马迎了上来,低声与语。

一遍号角吹毕,杨坚头终于回到了新兴城头上。见果然是高岳亲临,杨坚头很是意外,忙上前参见,施了礼,大大咧咧道:“将军!如何亲自来此?姓陈的撮尔小贼,我擒住他也不是什么难事,且看我将这些杂牌军都打退,将军何必杀鸡还用牛刀……”

杨坚头双目炯炯发亮,精赤着的上身,汗水还在争先恐后地往外冒,晶亮亮的,使得结实雄健的肌肉,竟发出了浅栗色的光泽来,每一处都散发着浓烈的力量之感,年轻而又极有活力,像是一具精心雕铸却又富有弹性的钢铁躯体。

高岳微微颔首,却虎目含威。城上没有人做声,万宏以下,也都默然地望着杨坚头。杨坚头正觉得气氛有异莫名所以,却见高岳把脸一垮,兜头喝道:“初次鸣金,为何不归?”

“我,我想要一鼓作气拿下那姓陈的,所以……”

“混账!”

高岳陡然发作,上前一步站在杨坚头面前,瞪起双目逼视着他,勃然道:“守御城池关系匪浅,你却还日日独自出城打斗,难道战阵大事乃是儿戏?且你闻鼓不进,鸣金不退,便是十足的有违军纪!凭此一diǎn,我杀你的头,也是毫无问题,还敢推诿支吾么!”

“将军,我不是儿戏更不是推诿,那姓陈的无故来犯我境,还敢口出不逊辱我父王,所以我憋着一口气,想着无论如何要……”杨坚头见高岳果真发怒,心中也有些不安,但他又觉得委屈,于是便急急辩解起来。

孰料高岳根本不听他再讲,转头向万宏道:“万县令!”

万宏忙上前来,躬身道:“属下在此,但请主公吩咐。”

高岳吸了口气,直视着杨坚头,寒着脸一字一句道:“替我修书一封,送给武都杨氐王。就说杨坚头无视我军纪律,按理我应立即将其斩首示众,以儆效尤。但顾念杨氐王从前的大义和盛情,实在不忍伤却挚友之心,左右无奈下,只好将杨坚头黜退回去,请杨氐王自行管教,我高某麾下,绝不能有这种不服约束的散漫之人。”

“现在就去,写好了拿来我看,没有问题就加盖我的大印,及早发去武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魔腾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