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Ctrl+D )
魔腾小说 仙侠 剑来
剑来

剑来

作者: 烽火戏诸侯
  • 子类: 古典仙侠
  • 字数: 464.98万字
  • 状态: 更新中
  • 更新: 2019-07-05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我陈平安,唯有一剑,可搬山,倒海,降妖,镇魔,敕神,摘星,断江,摧城,开天!

新书推荐

剑来最新章节

剑来全部章节 >>

《剑来》网友评论

小说拾遗 发表于 2020-01-19

我看《剑来》

在写这篇文章之前,我翻看了关于《剑来》的一些评价,网文界的“吾之蜜糖彼之砒霜”定律可谓体现到了极致,但这并不妨碍我来聊聊它,甚至是以一个我认为更为合适的角度去写写我眼中的《剑来》。 01.于细微之处讲故事 我一直寄希望自己能够读懂《剑来》到...底在讲一个怎样的故事,但却始终在故事的发展中迷失方向。唯一值得欣慰的便是我记下了那些深深触动我的地方,翻看之后一数竟有二十余处,只得感叹,果然我也是个文青啊。 事实上,在前一百多章我一直处在一种朦胧的状态,如果不是对总管抱有的一丝耐心,大概我也就弃了。 直到剑灵与老秀才相遇,开始回忆起为何选择陈平安时,那汩汩流淌的文字便开始萦绕在我心头。 “于是她有一天,闲来无事,总得找点事情做不是?便开始现出真身,悬停在廊桥底下的水面上,她一边梳理头,一边观水。 全是那个泥瓶巷少年的点点滴滴。 有伏线千里的幕后谋划,有市井巷弄的鸡毛蒜皮,有包藏祸心的善举,有无心之举的祸事,有家长里短有悲欢离合,有伤心有诚心,有人生有人死。 她觉得挺有意思,比看一群孩子打打杀杀、围殴一条小虫有意思多了。 比如屁大一个孩子,背着差不多有他大半人那么高的背篓,说是要去上山采药,然后还没上山,就哭得那叫一个惊天动地。 又比如孩子站在小板凳上,手拿锅铲碎碎念,今晚一定要烧一顿好吃的,不咸不淡刚刚好。 还比如那个跑着离开糖葫芦摊的孩子,一边跑一边流口水,只能努力想象着小时候尝过的滋味。 最后比如那个孩子为了活下去,大中午都在溪水深处钓鱼,全然不知神仙难钓中午鱼的道理,晒得比黑炭还黑。” 前一百章的朦胧开始有一丝光亮透出。 再之后就是老秀才对着陈平安说的那句话: 老人又自顾自笑眯眯说道:“少年的肩膀,就该这样才对嘛,什么家国仇恨,浩然正气的,都不要急,先挑起清风明月、杨柳依依和草长莺飞,少年郎的肩头,本就应当满是美好的事物啊。” 这样的段落便一一被我记下,成为了我反复翻看的内容。 读《剑来》有人喜欢那些道理,喜欢那些云山雾罩的机锋,而我恰恰喜欢这些细微处所所讲述的故事。 在我想来,《剑来》应该是个大故事,即使已经数百万字了,却依然还有层层面纱未被揭开。但《剑来》更是一个小故事,一个小小少年的成长小故事。 我时常会想,我们看小说到底在看什么?有人为了开心,有人为了爽快,还有人为了打发时间,而我则是为了看到那些我的生活所无法带给我的故事和阅历。 02.于大设定下讲道理 熟悉十一的书友们可能会知道,十一有个习惯就是喜欢去揣摩作者的设定和故事走向。于是在读本书的时候,我便一直试图去做一个完整的分析。 我看到了孟子荀子的“三四之争”,便以为这是一个儒教的派系斗争。 我看到了崔瀺与大骊,以为这是关于秦与法家的故事。 后来又看到了陆沉的真实身份、看到了无善无恶心之体有善有恶意之动,看到了佛教戏份的逐渐增多,乃至于兵家、阴阳家、小说家、商家等等的出现。 我才意识到《剑来》的设定可能是一场关于儒释道三家的道争,期间又穿插着春秋百家的小道。 百家争鸣自春秋战国而起,之后儒释道三家分时间先后的逐渐成为主角,其中儒家还经历了程朱理学、心学的迭代,而百家中法家、兵家、小说家、阴阳家乃至商家都是在后世中较为出彩的流派。 而通过以上思路简单的与本书的脉络进行印证,不难发现陈平安的成长轨迹便是一条以儒道释的出场顺序为主要时间线,继而受三教影响,逐渐找到己身之道的故事。 法家、兵家、小说家、阴阳家、商家穿插其中不但占据了一定的戏份也与时间线有了一定的重合,特别是法家,按照其历史地位,崔瀺其人应该还有十分重要的戏份存在。 当然,以上更多的还是出于我的推测,所以别太相信(笑) 但毋庸置疑,《剑来》的故事够长,设定也够大。但总管为何要穷尽笔力去写这样一个故事? 为了讲道理。 讲那些在当今这个儒释道三家逐渐融合式微的社会下人人都应该明白的道理。 03.于多世界中写不同的人物 其实在十一看来,一部小说中地图的转换不宜过于频繁,但总管在本书中却毫不顾忌,甚至可以说是大开大合。 从阅读体验上来说,其实给我的感觉并不好,虽然主角似乎在不断的走路看风景,但却始终难以让我有太多的代入感。 好在走过了那么多世界,这一路上遇到的人都是有趣的,甚至可以说是有灵魂的。 出场人物中,不论是用足笔墨的齐静春、阿良、宋集薪、崔瀺、李宝瓶、陆台等人还是惊鸿一瞥的李二、郑大风、左右、范二、李希圣、刘灞桥等等都表现的异常丰满和富有灵魂。 于是,那些地图转换间的生硬和不爽在人物和故事相得益彰的表现下竟是成了细枝末节。 想来这便是笔力深厚的魅力所在。 好了,其实以上都是读此书时的一些感想,算不得书评,更不是推书,况且以总管的名气,喜欢的自然早已入坑,不喜欢的自然也不在少数。 惟愿平淡生活中有更多值得品味的故事和足够精彩的人物不断被创造、被发现。 详情>>

刘小酷 发表于 2020-01-19

我想真诚理智地说说我对剑来的感受

【请随便评论,但我懒,不打算回复,谢】 书龄八年,却是第一次写书评,因为我的确很喜欢这本书,不给五星是为了未来的进步。有意思的是,我是斗罗入坑,接着连看三少五六本,接着刷了土豆四本,第四本牧尘老哥终究是厌了,后来是烟雨江南,烟丝的看了几本没...看完,找到了猫腻,接触到此类文风很喜欢,但猫腻两三本也看了大半没看完,中间穿插几本其他作者的书,最后找到雪中,从此入坑总管,且到现在只看总管。所以我既是很多人口中的装逼尬吹的中二文青,也是大家的快滚去读小白文,至少也是阅尽小白文的人了。 前面废话介绍了一下自己,也是借此告诉大家我的态度是如何,下来开始讲。那先讲缺点,丑话说在前头,也显得我比较理智(狗头。 第一,剑来的开头很难嚼,特别难嚼,难嚼死了。剑来开篇我就追了,不抓眼球,我当时中途断书,回来从头看了第二遍没看下去,直到第三遍我打算慢慢看。不否认剑来开篇难度太高,这也是劝退书粉的一大原因。对于很多新接触的朋友,或者喜欢看一些节奏快的老书友,看了开章十篇之后就弃坑了,表示理解。 第二,许多剑来书粉的不理智发言,其中以“喜欢看小白文的滚”“看不懂就别看”最甚。本书粉强烈抵制。 第三,总管想要尝试一些新的东西,但这个新尝试其实是与网文这个载体是相违背的。其实从雪中就可以看出,总管会讲一些儒释道的晦涩道理,这与总管本身对阅读此类书籍的喜好有直接关系。写完雪中后,感觉总管想写一些不一样的,能够通过这本新书表达自己在阅读了这类书籍后的一些总结与看法。讲道理一事本就不易,别说写书了,即使我当面讲你也不想听,试问有多少人能完整看完并理解一部《论语》。所以其实这个尝试,与网文这个载体是完全背道而驰的。网文随性、节奏快、时间碎片化、更有催更,与小说是不一样的。网文作者不需要有一个细致完整的框架大纲和独特的个人写作风格,只需要一个让人爽的情节和不差的文笔即可,而且需要照顾读者的阅读期待和情绪,需要不时穿插一些笑点,爽点。在网文里一点一滴讲道理,不是大部分书友对网文的期待,以及网文作者会去冒险的事情,但因为他是烽火戏诸侯,他有许多热爱理解他的书迷,他想试试看。 我想作者在一开始就预料到此类文风和讲道理一事会劝退一大帮人,甚至最坏打算,自毁前程,再次太监。但我相信总管是铁了心,想要写一些自己想写的东西,慢一点没关系,被骂也没关系,我只是想讲一个故事给你听,顺便和你讲讲道理,你要是愿意听我很感激,你要是觉得烦躁不听便是。那可能有人说,为什么作者不写一本真正的小说出来呢?个人觉得,写一本小说太难,也是与网文完全不同的领域,网文对于总管来说更随性舒服,也很难舍弃大批的粉丝基础闷头两三年甚至更久,更何况,人也要吃饭的。希望大家不要把剑来当作一个网文去看,当然也不能像看小说一样严谨,很矛盾,但这的确是我在看剑来时的态度。 第三点,总管的文风的确是有着故弄玄虚的装逼即视感,配合着大道理和随处的伏笔让人莫名其妙,难以下咽。“我草这写的什么意思?”“欸这又啥意思?”大骂一声并不为过。但我觉得这也是总管的优点之一,并成为了他的招牌风格,正所谓病入膏肓。但我喜欢,所以,我之蜜糖你之砒霜。 缺点写完,写了超多,于是优点我就不讲了。但我诚挚地推荐各位书友能够看下去,这真的是一本好书,对我来说,以上缺点瑕不掩瑜。(都看到这了,我下面还有最后一些话想说一说) 最后最后,想说一下现在的网络环境,戾气的确是太重了。我很不喜欢这种感觉,打心底里不喜欢,大家好好的看书为什么一定要说一些让人不舒服的话呢?不说脏话真的有那么难吗?若是平时讲话可能一时冲动脱口而出,可为什么连打字点发布的时候还是如此呢?扪心自问,真的有那么难吗?还有许多明面上似乎自己很中肯,但字里行间里都充斥着讽刺侮辱的,更是可恶,简直伪善。我这里说的,包括粉丝和黑子,不包庇任何一方。有时候看着评论里的撕逼、脏话满嘴、亲属问候,我从最初的愤怒不解,到现在由心底而发的深深的无力感。希望有朝一日,我们的网络环境能干净,至少从没用脏话开始。 最后再次推荐剑来,写了很多,可能很多重复,如果有人看到最后,十分感谢你的时间。 棒棒哒 陈平安更棒 总管最棒 耶 详情>>

零更新 发表于 2020-01-18

心中有静气,开卷自安然

一开始读,确实累。云遮雾绕的设定和线索,庞杂的关系,陌生的小镇风土,徐展的卷页。 但毕竟是写出赵甲第李淳罡的总管。我便继续读,直到天行健这一章。 “离家太近了。” “天底下怎么就有这么好的孩子呢,又怎么刚好是我的儿子呢。” 旱烟杨回忆旧事的...这段读了再读,齿紧泪盈眶。 我读书,早些时候图个新鲜,碰着漂亮的句子就丢不开手,抄着学仿着写,觉得修辞便好看。 长大了些,买过几本名著,可惜读不进去,总觉得寡淡无味。这时书架上常摆着神怪志异奇谭大话,觉得惊人炸眼便是好看。 后来,书读的多了,千篇一律,开始乏味。这时再开卷,不管他市井高堂还是江湖草原,爱恨情仇亦或逐鹿称霸,凡若有一二分的拔泥脱土之意,便觉得实在难得好看。 这三变,十余年。 我小小年纪捧页,灯前窗后夜半课间。然而人越长越大,个越蹿越高,事越见越多,书越读越厚,道理却越翻越薄。我开始想读书是为了什么。我第一次拿起书时,想的又是什么。 满脑子酱猪蹄的孩子想不起治国齐家,天天偷看隔壁班花的毛头小子更想不起什么平天下。 我仔细回忆那些时刻。 我看见大人推杯换盏,孩子在桌下席地而坐,腿前铺开一本图画迷宫,染着些糖油。 我看见他匆匆忙忙系上红领巾出门,刚出脚又箭步回头抓起一本故事会塞进书包。课上偷翻,脑袋里跑马,魂飞天外而不自知,桌上的粉笔落了好些才回过神来。 我看见他站在树下叶影中,等风和少女同过,然后不经意地让刘海遮住眉眼,再用手慢慢扶起吹乱的诗集扉页。 我想起来了。 我为了好奇读,为了跌宕的故事读,为了梦境读,为了装酷耍帅自命风流读。 有人阴险,在书里藏道理,不小心读到学去了些。 有人自得,字里行间炫耀才识,不留神瞥见偷来了点。 想通这点,我再读书。 笔下有活人,便觉得好看。 而我眼中的剑来,恰就是因为这寥寥几句,鲜活明朗了起来,以致我有了充足的耐心去等他把故事慢慢讲来,画卷徐徐展开。 这于写东西的人而言,是了不起的本事。 但评书却是不需要这般本事的。 只要你读,就有资格评。 哪怕只读一两句,便也有评这一两句的底气。 但为评而评却是不当的。 总想着要挑怎样的毛病,通篇好颜色只瞧小枯枝,终于逮着两处不如意于是卯足力气大贬特贬。 您累么。 既然不爱这满园的郁金香,尽可离开去寻那玫瑰花海。 为春秋而翻冬夏,然后跳脚骂这笔者不识鹊鸣红枫,这是个什么道理。 写书的人才不管你为什么读。 所以。 有些你无感不爱嫌弃厌恶的句段,猫在某页的角落里,就等着硌你一下。叫人翻到了便气得想撕想骂娘。 但总归是你自己去翻的,书没逼你。 他只是静静待着,有人读便任你读去,没人读便落网生灰。 你可以不读他。 更可以撕他,可以骂他可以踩他。 都可以。 毕竟如果不是深仇大恨,谁又会和本书过不去呢。 这本不该怪你。 都怪那写书的人,按着你的头,扒开你的眼皮,将你绑在椅子上硬抵在桌前读他的书,你看漏一行便剜你一刀,丧尽天良。 大家知道的。 我们心疼你。 详情>>

冬冬的宝贝儿 发表于 2020-01-18

剑来~雪中,何尝不是我们在大千世界所面对的。

剑来的陈平安,从小被孤独,苦难,陪伴长大,但知道何为对,何为错。 雪中的徐凤年,锦衣玉食,鲜衣怒马,但他知道“扛”。 我们,有苦,有甜,不要让自己失望,不要让爱自己的人失望!

未完成 发表于 2020-01-17

这章有彩蛋啊

开头写狐妖的部分不是随便写的,而且真的确有其事,狐妖去龙虎山讨封,天师开坛祭天,给狐妖立了堂,后来狐妖为了报恩一直追随天师左右,建国时去了台湾

sigh 发表于 2020-01-17

更新太慢,越看越迷糊

有时候养一个月两个月看,有时候追着更新看,人物太多,故事线太杂,有的伏笔埋下了就埋下了,可能再也不会出来,可能出来了我也忘了前面怎么埋的了,太痛苦了,还是等写完一起看吧,能看出来烽火是想写一本超越雪中的文,但感觉适得其反了,这书现在给我就一...个感觉,杂乱 详情>>

zssq8295 发表于 2020-01-16

李宝瓶为啥喊陈平安小师叔?

我没看明白,就感觉突然就这么喊了,挺喜欢半瓶这个人物,一身红衣,浑身充满动力,总有稀奇古怪的各种想法

唱霧悱霧 发表于 2020-01-15

需要静下心阅读的玄幻小说,让人思考

不自然思考文中述说的道理 怎么说呢,这不是一部爽文,如果看的太快,那么一段时间之后你会发现根本看不懂了

留着胡须的男人 发表于 2020-01-15

我有一剑可断山

对天大喊一声剑来,一剑断山,一剑断水,一剑断魂,一剑断情!命运之剑!苍茫夜幕举头三尺有神明,奈何桥下断魂

源 发表于 2020-01-14

愿天下女子皆为宁姚

远远看见一女子,御剑而归,面对蛮荒。三个月亮下,她突然回头,见了我,嘴角微扬,在那双最好看的眼睛里,悄悄一笑。而我就楞在那里,除了美,应该还有美好。 ... --------题记 陈平安在泥瓶巷挣命的时候,完全没有想过爱情。就觉得父母是天下最好的父母,小镇门户大开,来了许许多多外乡人,刚刚接到的送信的活计也就这么没了。当时的他,坚强到要死。一直觉得自己运气不好,但是只要有一点点的有点,那就是能吃苦。后期到了剑气长城二掌柜,才慢慢把本性一点点显露了出来,算计无双,细致到无人能出其左右。我当时在看的时候就想,如果那个悲惨的小平安,在被断了长生桥,命就只剩下不多,好友在旁奄奄一息,拿出最后的底气去拼命。没有那个宁姚,是不是也就死在那些个尘埃里,得了句好人确实没好报? 宁姚呢,只是给不识字的陈平安念了一部怎么都看不上的拳谱,告诉了他,以后要练拳一万次。有可能活命,但是也就那样了,天之骄女眼里。确实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就在那时,小平安有了一个很少有的东西,我认为,叫希望。也就在那一刻,为了这个女子,打开了心里紧闭的那些门窗。 后来独自走过千山万水,有那贪吃的阮姑娘,也有那倾国倾城需以纱遮面的姚近之,还有那冷的不行隋右边。可惜咯,平安心房已满,有这么好的姚姑娘,怎么还能多想其他的女子。陈平安,你可要知道这么好的人喜欢你,是大福气!万里路上有齐先生的发簪,也有江湖豪情的宋雨烧,一身红衣小宝瓶,眉心有痣崔东山。最后终于来到剑气长城,抗下了问剑,担起了冷言冷语。只是为了告诉身边的姑娘,我练拳万次,行千里路,到了,以后的事情,有我。 其实我以这个为题,想说如果当时没有姚姑娘,小平安会怎么样。可能依然是善良的,但是那道心门,可能永远闭上了。姚姑娘之余他,是希望的开端,后面有无数种可能,这也许不是最好的选择,但是有了这个姑娘。其他的,就都是最好的。就以此来说,姚姑娘的美,那可真是惊才绝艳的天才! 最近看的这部小说,因为太忙没来得及细品,但是确实令我比较感慨的,就是宁姚。一个女子对于一个男子,能改变许许多多。为什么愿天下女子皆如此呢,因为她很幸运,在对的时间,遇上了对的人,更重要的,是拉着这个人的手,在黎明之前,静静坐下,也许现在黑的看不见那一点点光亮,但是我陪着你,等那太阳升起,好吗?却不知哪个男子心里,已经充满了阳光。只要有你,再无惧前路,也只有你,从此有了归来的地方。 吾心安出即家乡,那里一定有姚姑娘,愿陈平安有一剑,可搬山,倒海,降妖,镇魔,敕神,摘星,断江,摧城,开天————还乡! 详情>>

作者相关小说 更多 >>  
雪中悍刀行
雪中悍刀行
分类:玄幻
第一届网络文学双年奖银奖。 这个江湖。有武夫自称天下第二一甲子。有剑仙一剑破甲两千六。有胆小的骑牛道士肩扛两道。但一样是这个江湖,可能是江湖儿郎江湖死,才初出茅庐,便淹死在江湖中。可能对一个未入江湖的稚童来说,抱住了一柄刀,便是抱住了整座江湖。而主角,一刀将江湖捅了个透!临了,喊一声:小二,上酒~
剑来
剑来
分类:仙侠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我陈平安,唯有一剑,可搬山,倒海,降妖,镇魔,敕神,摘星,断江,摧城,开天!
桃花
桃花
分类:仙侠
身在青楼十六年,一日渡劫天龙现.吞气隐忍下等役,杀心起神魔祭奠.琉璃坊;纸醉金迷春梦欢场.勾栏幽声荡;何方;其源紫竹旁.琴弦抚激扬;婉唱夔州歌述凄凉.望乡泪眼茫;端详;守宫砂暗藏.湘妃墓;香扇坠殒红颜天妒.此恨悠千古;痛楚;满腹无相诉.回首来时路;还忆伊人遗言托付.君若为青帝;抬棺;将妾葬西蜀.

其他书友也喜欢

  1. [仙侠] 平天策
  2. [仙侠] 凡尘一剑
  3. [仙侠] 人间最得意
  4. [仙侠] 那年那蝉那把剑
  5. [玄幻] 雪中悍刀行
  6. [玄幻] 剑骨
  7. [玄幻] 元尊
  8. [玄幻] 吞海
  9. [玄幻] 藏锋
  10. [仙侠] 仙都
  11. [玄幻] 人皇纪
  12. [玄幻] 仙籍
  13. [玄幻] 天骄战纪
  14. [玄幻] 碎星物语
  15. [仙侠] 剑王朝
  16. [玄幻] 原血神座
  17. [玄幻] 一剑独尊
  18. [玄幻] 大夏王侯